浮世呀

愿意一起走吗 别犹豫 就现在

最近入了《猎毒人》的坑,楚莹小姐真好看,朋友莹楠了解一下?👏楚门千金大小姐和她的警察女朋友💓

有的时候想想我读了十二书换来一场考试,换来三张试卷,换来一个意义不大却能决定你去哪里的分数太憋屈了。昨天查成绩,和预估的差不多,应该开心么?我望着天花板,突然有一种恐惧感,我根本无法想象四年后的我是什么样子,我不想成为自己讨厌的人,我怕踏入社会,我对我的未来没有一点信心。用什么来形容高中三年呢?后悔吧……后悔当初省考没出去集训,不知道哪里来的信心偏要留在学校,换来一个非常垃圾的分数。要是当初专心当个普高生,说不定现在可以很有底气的填苏科大,真的不甘心。不知道有没有学艺术的姑娘,想告诉你们,做出选择之前请认真问问自己,我是不是真的适合?我是不是真的热爱它?我是不是能抗住各种压力?我对它的热情会不会因为种种原因减退?我是不是要以我的专业为生?如果是,那我希望你前程似锦。如果不是,请谨慎选择,不要像我这样每每想起就会后悔。很多时候注定是单枪匹马,可以哭,但不能怂,毕竟我还这么年轻呢。等这些事情全部结束,是时候把丢掉的东西一一捡回来了,希望被第一志愿录取。

为什么很想宣泄的时候,一个听你说话的人都没有?也对,他们凭什么听你讲一些令人不舒服的事

四月份,又到了校考学校放榜的时候,上午第一节课下课查了南艺的成绩,差三分合格,看见“不合格”三个字的时候竟然有点想笑。第三节课下课去办公室查西安美院的成绩,点查询键的时候手控制不住一直抖,点下去的后一秒是整个人飘在云里的感觉,四面八方都是“过了!过了!过了!” 这份喜悦想和你们一起分享,要相信否极泰来呀!(清明放假想悄悄填个坑)

如果说画画和文字是一辈子的事,那喜欢你,是比一辈子还长的事啊!错过了黄依依、陈白露、白流苏,但是没错过陈佳影,更没错过你这么好的人儿,希望未来能与你同行。陈女士,陪你过的第一个生日,希望你快乐!

【退坑】

看到喜欢的文手退坑了,心里很不舒服,粉不动了。本来想着把后五十问补完再退坑的,可是一看到后五十问的问题就不敢写了,抱歉,取关请随意。写同人文请不要打正主tag好么,这是最起码的尊重。无论是哪一对儿cp,还是喜欢一开始的那群人,他们写文会疯狂讨论,生怕毁了人设,侮辱了放在心尖的角色。关于写车,完全是圈地自萌,已经把【束缚】里所有车的部分都删了,感觉自己不配爱陈女士。本来在群里说,等窦影一周年的时候,大家就一起出同人本,画条漫,可是没想到出坑这么快。虽然出坑,但会继续爱窦影的,毕竟因为他们,我认识了无虞,一个特别棒的文手;温山果,一个特别会修图的姑娘;还有小小,画画超级棒……还有很多很多给我点小红心小蓝手,写评论的人,谢谢你们。

【窦影夫妻相性一百问】

刚才发布的时候出了点问题,抱歉。

(写在前面:看到土特产cp有两位太太写了一百问,就想写个窦影版的,已经尽最大努力去靠近人设了,不足的地方欢迎指出!我爱你们!)

浮世:亲爱的观众们大家好!欢迎来到由和平饭店剧组独家播出的《窦影夫妻相性一百问》,我是主持人浮世!接下来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两位嘉宾的到来!

台下观众举起了窦影的应援牌:别看别看!

浮世:看来大家都非常热情,好的下面我们正式开始答题!

1:请问你的名字是?

佳影:陈佳影。

警长:窦仕骁。

2:你的年龄是?

佳影:……

警长:(看了陈一眼)她比我小。

浮世:(拿着稿子偷笑)警长这也太宠了吧。

3:您的性别是?

佳影:……

警长:……

浮世:(连忙)“下一题下一题!”

4:请问你的性格是怎样的?

佳影:足够理智。

警长:官方人设铁血。

浮世:警长你咋不说‘易怒’呢。

警长:(一个眼刀杀过来)哦?

浮世:我错了我错了!

佳影:(扯了扯警长的衣角)又瞪眼,你别吓着人小姑娘,下一题吧。

5:对方的性格呢?

佳影:仕骁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,他很果断也很体贴。

警长:冷静,逻辑思维非常缜密,偶尔会任性,(笑)喜欢跟我对着干。

浮世:有个词叫什么来着的?对!相爱相杀!

(台下观众开始起哄)

6:两人什么时候相遇的?在哪里?

佳影:民国二十四年。

警长:和平饭店的前台。

7: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?

佳影:来者不善,很不礼貌。

警长:神秘,生人勿近。

8:喜欢对方哪一点?

佳影:他的一切。

警长:她的所有。

(两人相视一笑)

9:讨厌对方哪一点?

佳影:一直咬着我的身份不放。

警长:喊我‘瘪犊子’。

浮世:(看了一眼台下)你们想不想听佳影小姐姐现场喊一句“瘪犊子”啊?

台下异口同声:想!

佳影:(看着警长)

警长:难得来一次,都随你。(随即瞪着浮世)

佳影:(笑)瘪犊子。

浮世: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给你们喂糖,我们继续!

10:你觉得自己和对方相性好吗?

佳影:挺好的。

警长:这不废话吗!

11:您怎么称呼对方?

佳影:窦仕骁。

警长:陈女士。

浮世内心:你们这也喊得太正式了吧!

12:希望对方怎么称呼你?

佳影:就佳影就行。

警长:窦警长。

(佳影迷之脸红)

浮世:这信息量有点大啊……

13:如果以动物比喻的话你觉得对方是?

佳影:狼吧。

警长:那肯定是猫。

14:如果要送对方礼物你会选择?

佳影:枪。

浮世:(疑惑)枪?

佳影:他这个身份你们也知道,危险性太高了,我希望那把枪能在危难时刻救他性命。

警长:(扣上佳影的手)

浮世:(吸了吸鼻子)一定会的,那警长会送什么礼物呢?

警长:所有好的东西都想给她。

15:自己想要什么礼物?

佳影:(转头看着警长,笑)只要他能一直在我身边,就足够了。

警长:(无比温柔看着佳影)我的回答就是她刚才的回答。

16:对对方有哪里不满吗?一般是什么事情? 

佳影:一说不过我就吹胡子瞪眼。

警长:她和王大顶假扮夫妻时的一切亲密举动。

浮世内心:警长竟然还会吃醋。

17:您的癖好是?

佳影:行为痕迹分析。

警长:(瞥了一眼浮世)没别的癖好,就是喜欢教训不懂事的人。

浮世:(紧张)我们下一题!

18:对方的癖好是?

佳影:一言不合就动手。

警长:喜欢分析人。

19:您做的什么事(包括毛病)会让对方不快? 

佳影:呃……应该没什么事吧。

警长:(瞪眼)有啊!你亲王大顶的时候!

佳影:我那不是任务需要嘛~

警长:都没见你这么主动亲过我。

台下观众起哄:来一个!来一个!

警长:(看着脸红的佳影,将她搂进怀里)好了好了,下一题。

浮世:(激动得稿子扔了一地)怪不得是宠妻狂魔窦仕骁!

20:对方做的什么事(包括毛病)会让您不快? 

警长:类似的问题问过了,下一题。

浮世:(弯腰整理着稿子)好好好,下一题下一题!

21:你们关系到什么程度?

警长:(看了眼怀中的佳影)就现在这程度。

22:两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?

佳影:(理了理头发)和平饭店。

浮世:能不能再具体一点,警长?

警长:审讯室。

浮世:!

23:那时两人的气氛怎么样?

佳影:沉重,让人很不舒服。

警长:当时她被绑着,再加上暗黄的灯光,有点暧昧。

浮世:(小声嘀咕)妈耶!囚禁play,刺激!

24:那时进展到何种地步?

佳影:认识没几天。

警长:怀疑她的身份,想逼供。

25:经常约会的地点是?

佳影:这个我……

浮世:(激动得接话)我知道我知道!肯定是在审讯室!

警长:……

26: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准备?

佳影:尽我所能,给他想要的。

警长:(笑)这是我和她之间的秘密。

浮世:两口子的小秘密咱就不问了,下一题!

27:由哪一方先告白的?

佳影:当然是我们的窦仕骁同志。

警长:必须是我。

28:您有多喜欢对方?

佳影:哪怕不在一起也要他活着。

警长:不顾一切保护她。

浮世:(擦眼泪)警长真是太温柔了!

29:那么,你爱对方吗?

佳影:爱。

警长:爱。

30:如果约会对方迟到1小时以上,你会怎么办? 

佳影:我相信他不会迟到。

警长:等着。

31:认为你的情敌是?

佳影:我觉得我没有情敌。

警长:我觉得身边的人都是情敌,什么王大顶、刘金花、野间、唐凌……太多了,哦对了,还有你们。

台下举着【陈佳影娶我】牌子的观众开始尖叫。

32:对方做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辄?

佳影:好像没有。

警长:面对她我就没辙。

33:如果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? 

佳影:先让他解释清楚。

警长:放她走。

浮世:警长的“放她走”真的太戳心了!

34:能原谅对方的变心吗?

佳影:不能原谅。

警长:她要变心了,只能说明我不够好。

35: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部分?

佳影:眼睛。

警长:腰。

36:对方最性感的表情是?

佳影:朝我笑的时候。

警长:她气息不稳,微怒着脸看我的时候。

浮世:我也想看!

台下观众:臣附议!

警长:别闹了,下一题!

37:两人在一起时最让你感到心跳加速的事情是? 

佳影:(看着台下,笑)别看别看。

台下观众:(疯狂尖叫)我们的cp发糖了!

警长:离她的脸不超过十厘米,她微喘着气,闭着眼睛的时候。

浮世:(气愤)二位肯定不知道我们当时有多想摁头!

38:你曾向对方撒过谎吗?你善于撒谎吗?

佳影:撒过啊,还行吧。

警长:饭店的那十天撒过无数次,(笑)我当然不擅长撒谎,擅长的话,也不至于每次都输她手里啊。

39:什么时候觉得最幸福?

佳影:现在就很幸福。

警长:我们再次见面,她在人潮中回头朝我点头微笑的时候。

浮世: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浮世的【雨夜】(捂脸逃跑)

40:曾经吵过架吗?

佳影:吵过。

警长:吵过。

41:都是些什么样的吵架呢?

佳影:每次执行任务他都弄得一身伤。

警长:什么事都想自己硬扛。

42:之后如何和好呢?

佳影:自然而然就好了。

警长:等双方消气。

43: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吗?

佳影:希望。

警长:不满足于做恋人。(顿了顿,望着佳影)要做夫妻。

44:什么时候觉得自己被爱着呢?

佳影:他在我手心写下“同志,栽我”四个字的时候。

警长:她的每一句‘窦仕骁’。

45:什么时候觉得也许他已经不在爱我了……?

佳影:……

警长:下一题。

46:你爱情的表现方式是?

佳影:相信他。

警长:让她栽我,不惜一切代价给她争取翻盘的机会。

47:两人之间有相互隐瞒的事情吗?

佳影:我们双方都很坦诚。

警长:因为爱她,所以没什么好隐瞒的。

48:你的自卑感来源于?

佳影:(歪着头看警长)

警长:当然是她啊。

49:两人的关系是公认还是机密?

警长:现场这么多人,你说呢?

50:你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持续到永远呢?

佳影:当然。

警长:(握紧佳影的手)当然。

浮世:今天这一期就到这儿啦~再次欢迎两位嘉宾!另外,我们口号是什么!

台下观众:自己选的cp,自己接着!

2018.2.20


今天好像能理解父亲了。

不知道什么原因今天爷爷喝了很多酒,吃晚饭的时候他不停地骂骂咧咧,从他嘴里蹦出的每一个字眼就像一只只蚂蚁,它们在我的心上乱爬、乱咬,我感到异常烦躁却不能作声,只能低着头胡乱扒饭。然后我就听见碗碎掉的声音,对面的父亲脸上突起的青筋让我觉得害怕,其实那一瞬间我是懵掉的,还未缓过神来,爷爷歇斯底里地嚷嚷,白色的瓷碗一只接一只变成碎片。我连忙拉开父亲,不停地说:“好了好了好了……” 父亲也许是怕吓着我和妹妹,强硬的语气一下子软了下来,他说:“爸爸没事。”

记忆里在我很小的时候,爸妈总是吵架,每当那个时候我就会跑出去,抱腿坐在门口的台阶上。后来随着我和妹妹的长大,他们不吵架了,可我还是不理解为何在我三四岁时父亲会如此暴躁。和母亲聊天的过程中我了解到父亲的童年,你们知道“家暴”吧,我的父亲就成长在那样一个充满冷漠和暴力的家庭里。可是他没有因为爷爷的影响来影响我和妹妹,他把我们保护得很好,除了三四岁那段时间,我和妹妹的童年并没有那么多不愉快。

还有几件事想说,我们学校平常是不允许家长的车开进去的,有一次国庆放假父亲就擅自开了进去,出去的时就被门卫拦下了,父亲下车道歉,谁知道门卫一直咄咄逼人,并且吼了我一声:“你哪个班的!” 然后我就很不争气的被吓哭了,父亲看不得自己女儿受委屈,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,但他还是回过头对我说:“爸爸没事。”

最近一直在跑艺考,每一场考试父亲都陪着我,他一直说:“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爸爸是你的坚强后盾!”

絮絮叨叨说了一堆,其实我已经足够幸运了,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只不过是一直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罢了。

【雨夜】【CP:窦影】

(写在前面:昨天晚上发的被删了,试试看这次行不行,真的有可爱的姑娘写了长评!然后抱着手机开始傻笑。发现老福特对“gcd” “gmd”,还有一些伟人的名字特别敏感。)

陈佳影离开的时候窦仕骁便想过,他们再次相见她该是什么样子。

她应当是初次见面那样,脸上是精致的妆,明艳动人,及肩的头发绕成波浪状,梳得一丝不苟。合身的洋装勾勒出曼妙的曲线,衬衫领口的扣子永远紧扣。蹬着皮鞋像在战火中行走,鞋后跟一扣一扣,每一步都踏在心尖上,拎着小皮包,一双手白皙且骨节分明。你若喊她,眼波流转间她便勾勾嘴角,二分礼貌四分疏远,给你留下个既孤独又高傲的背影。

“重新认识一下,我叫南门瑛。”

和窦仕骁想的一样,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女人依旧难掩清冷的气质,她眼角弯弯的,印象中这般愉悦的笑倒是少见。只不过她在介绍自己时用了原本的名字,不过有什么关系呢,人潮涌动中他仍是笑着走过去同她握手。

“窦仕骁。”

二人坐在街角的一家咖啡馆,面前飘着白色的烟雾,升起又散开,透过它仿佛能看见你我在乱世中飘摇不定的样子。陈佳影将杯子送到嘴边,吹了吹气,微仰着头抿了一口,落手间杯底和桌面碰出清脆的声响。“说起来我们该有一年多未见,和平饭店的事还未曾向你好好道谢。”对面的人眼里开始有了笑意,她从未想过那个“暴虐成性”的警长竟能笑得如此温柔,“要不是当时窦警长拉了我一把,我可能赌不赢,你是个英雄。”

听到最后二字窦仕骁有些惭愧地摆摆手:“英雄?”他从未想过要当英雄,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际,我辈只能奋不顾身。(原台词来自电影《风声》顾晓梦最后的独白) “不说这个了,你这次回来,怕不是单单想感谢我这么简单吧。”

陈佳影睁着圆圆的眼睛,故作惊奇:“窦警长这都看出来了啦!”随即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推到他面前:“我们的国家可谓内忧外患,于外有抗日战争要打,于内要和gmd周旋,组织上收到的情报说,蒋正在秘密剿g。” 窦仕骁拿起文件,皱着眉头看向陈佳影:“组织上的意思是?”  “尽可能减少我方伤亡,保护好机要人员,必要时,舍车保帅。”陈佳影最后四字说得清淡,她分明做好了慷慨就义的准备。

舍车保帅。

窗外的天乌压压的,怕是又要下雨了,咖啡也早已没了热气,两个人面对面坐着,是漫长的沉默。“这次,就一起面对吧,就让我继续当你的守护者……”轰鸣的雷声和雄厚的人声打破了沉默,雨哗啦哗啦的,越下越大,他后面半句淹没其中,陈佳影有没有听到对窦仕骁来讲已经不重要了,他只知道,当陈佳影出现在他视野里的时候,他便不会错失她,今后无论是天堂还是地狱他们都将一起。

“雨下大了,时间也不早了,走吧,我送你回家。”

门上的风铃叮咚作响,铃声中男人拥着女人出了门,暮色中伞下的两个身影伴着轻声细语在点点灯火中渐行渐远。卖花的女孩儿吚吚呀呀哼着歌谣, “紫艳红苞价不同,匝街罗列起香风。无言无语呈颜色,知落谁家池馆中。” 黄包车驶过带起一串好看的水珠,这便是想要的生活了。

将她送至门口,窦仕骁转身欲走,却又期待着她让他留下。“窦警长,谢谢你送我回来,进来坐坐吧。”他像是得到了特权,收伞、锁门一气呵成,她踉踉跄跄被压在墙上。吻就这样细密的落在她的眉目,她反射般的闭上双眼,感受着他的快燃起的欲火。男人粗重的喘囤息声混合着窗外窸窸窣窣的雨声,构成一曲靡靡之音。

他们纠缠着,她感到无法呼吸抗议似的敲着他的背,许久,他才不舍地离开她因吮吸变得鲜红的唇,手却已滑至她胸前,他解开她衬衫领口的扣子,洁白紧致的颈一览无遗,他吻了上去,敏感的肌肤感受着阵阵的酥麻,她气息不稳,眸中带些水汽,仅存的理智让她按住在自己胸前作乱的手:“衣服,会皱。”

窦仕骁索性钳制住她的双手举过头顶,他的声音有些沙哑:“佳影,别推开我。” 陈佳影慌乱地躲开他灼灼的目光,后面是冰冷的墙,面前是热情似火的人,冰火两重天。窦仕骁松开钳制她的手,将她带进怀里,她嗅到淡淡的烟草味。不可否认,在他身下她有了生理反应,理智这根弦在情欲的促使下开始崩塌,窗外哗啦啦的雨声喧嚣着,放纵吧,放纵吧……

“窦仕骁……啊!”

“佳影我在。”

“是南门瑛……南门瑛。”

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,彻夜未停。

写手挑战,大佬们来一发?窦影再不有粮,我们就被饿死了TA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