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世呀

愿意一起走吗 别犹豫 就现在

【束缚】(上)【CP:窦影】

  民国二十四年,深秋。

  上海黄浦区南京东路

  白山黑水踏入倭寇铁蹄,东北沦陷、华北沦陷,我中华民族哀鸿雨泣。虽是十月,上海的天气却俨然入冬。冷风吹过似一群鬼魅,惹得街上行人缩了缩脖子,表面上平静清冷,急需一场大火来提供热度,实则烦躁闷热,各方势力蠢蠢欲动。

  迫不得已,陈佳影来到了和平饭店,在大堂的吧台前,他们遇上了。陈佳影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人心,尤其是面对毫无礼貌、脾气火爆的窦仕骁。于是一个咄咄逼人仿佛要戳穿你所有的秘密,一个微笑不语一副不可侵犯的样子,第一场交锋在陈佳影转身的刹那结束,她赢了。窦仕骁半眯着眼睛,仔细打量着那个窈窕的身影,不禁冷哼一声,什么是人?欲望满身。

  他们间第二次交锋是在审讯室,暗黄的灯光增添了几分暧昧。陈佳影被束缚在椅子上,动弹不得,当窦仕骁用警棍挑起她的下巴,逼迫她与他对视的时候,陈佳影心生厌恶,觉得他不过也是轻浮的人。窦仕骁帽檐下的眼睛深邃如万丈深渊,你看着深渊的同时,它也看着你。窦仕骁仿佛很享受居高临下的感觉,他凭借自己的推断将陈佳影和王大顶的逃生过程完美呈现,他想象着面前女人蹙着眉头、神色慌张、咬着嘴唇轻微颤抖的样子,太美好了,美好到想毁掉。可陈佳影毕竟不是一般的女人,她微扬着下颌,显出淡淡倨傲,似千军万马当前,也有她一身担当。窦仕骁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,手中的警棍毫无迟疑落在女人身上,女人上扬的嘴角流下鲜血,眼中的笑意却不减,她嘲讽:“我说过别对我用刑,现在看来窦警长也只会严刑逼供。” “那好,接下来我不用刑。”窦仕骁摆弄着手中的警棍,顿了顿。陈佳影昏厥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陈女士我们玩点儿新鲜的。”

  窦仕骁抱陈佳影的时候发现她真的很瘦,他望着怀里禁闭双眼的人儿,不由得懊恼起来:“不应该下手那么重的。”与醒着时的倨傲不同,昏迷状态中的陈佳影多了几分小女人的味道。窦仕骁嗅到她身上独有的玫瑰香,情不自禁伸手撩开她额前的乱发,动作轻柔得连他自己都不相信。陈佳影梦见自己身处一片汪洋大海,海水却温柔的不像话,她听见远处传来儿时的歌谣,海水不再咸得呛人,夹杂着玫瑰花香,那分明甜甜的。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被偏爱的自恃无恐。

  陈佳影醒来时已是半夜,她一动便牵起全身的疼痛,她想起身却带起手铐“咔咔”的声音,陈佳影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铐在了床上。她身上原本的衣服被换成了丝质睡衣,嘴里塞着一块白布,他们之间的第三次交锋,从一开始,她便一败涂地。

  (下一章也许有车)

评论(17)

热度(10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