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世呀

愿意一起走吗 别犹豫 就现在

窦仕骁抱过陈佳影许多次,她从未像现在这般顺从,她把头靠在他肩上,语气慵懒像六月的风:“我想我回不了头了。” 窦仕骁用手替她理着头发,窗外阳光正好,洒在两人身上像极一幅安静的水彩画。许久,她听见他说:“有尔存焉,得尔我幸。”
(迟到的50粉的感谢,也满足了po主“摸头梗”的恶趣味)

评论(9)

热度(10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