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世呀

愿意一起走吗 别犹豫 就现在

【束缚】(下)【CP:窦影】

(写在前面:人物的人设基本崩了,文笔极差,不会写车,感谢你们不嫌弃,我爱他们)

  陈佳影记不清自己被关了多久了,期间她用过无数办法脱身,但都败在窦仕骁手里。她本该是站在权利顶端、睥睨众生的掌控者,却被人硬生生拉下神坛,那人用暴力和威胁构成一张网,他从一开始就没掩饰自己的目的,困住她。

  “陈佳影说实话我很佩服你,被关在这儿这么久了,你倒还是什么也不肯说。”和往常那些日子一样,窦仕骁将整个身子陷在沙发里,仰着头半眯着眼睛,语气还是那样慵懒惹人讨厌。

  “别耗了,你从我这儿什么也得不到。”陈佳影脸上依旧是纯良无害笑,她走到窗边,伸手拉开窗帘,皎洁的月光洒在她身上,她忽然有了期待:“窦仕骁你把我关在这儿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
  
  没有回头路了,她已经没有回头路了。

  陈佳影熟睡时总是侧身蜷成一团,仿佛这样能让她有安全感,窦仕骁便从身后将她圈进怀里,隔着薄薄的布料感受到她咯人的骨架,这样单薄的一个人却硬扛下那么多东西,民族大义,国家危亡,每当这时候他就想吻她、想抱她、想保护她——怎样都好。在她不露锋芒的时候,窦仕骁想他是爱她的。

  许是感受到背后传来的热度,陈佳影将身子蜷缩得更紧些,她总是做梦,无尽的噩梦:战火纷飞、死去的人、前赴后继的革命者……而她被困在原地,一点一点被黑暗吞没却束手无策。她整个身体开始颤抖,窦仕骁感受到怀中人儿的异样,便隔着睡衣安慰似的轻抚她的脊背,哄小孩一般希望她睡得更熟些。这种抚摸让陈佳影想起自己和唐凌在一起的时候,每当执行任务遇到瓶颈时,唐凌也总会这样抚摸着她,给予她足够的鼓励和信心去破解谜题,但是她身边已经没有唐凌了。

  次日清晨,陈佳影睁开眼,入目的是素色纱帐。“醒了?”顺着声音她看见男人衣装整齐地坐在床边,陈佳影坐起身,看了窦仕骁一会儿,随即吻了上去。陈佳影很少主动,此刻美人在怀,窦仕骁便顾不了那么多,他托着她的头,两人自然的交换了一个深吻。当窦仕骁将陈佳影压在床上时,他感觉腹部被什么东西顶着,是枪,他的枪。陈佳影露出狐狸般的微笑:“窦警长,这次就要怪你的动物性本能了。”

  陈佳影无比顺利地挣破了那张网,无论是窦仕骁有意为之,还是无意为之,她都是胜利者。

  民国三十四年,抗战结束。

  陈佳影最后一次见到窦仕骁是在处刑场,她看着他缓缓倒下,心像是被撕开了一个窟窿。斐秋成说,他到死,也不肯松开手中那枚红色的党章。

  都说爱情是山重水复,可是你我之间没有柳暗花明,更没有村。

评论(17)

热度(111)